【我是援藏教师】夫妻携手支教高原:因为爱所以爱

2018-09-14 18:14 来源:网络整理

在“组团式”教育人才援藏队伍中,有一对来自陕西宝鸡的援藏夫妇。丈夫鲜永平是陕西省凤翔县紫荆中学总务主任,妻子兰碧云是陕西省凤翔县西街中学的教师。为响应国家“组团式”教育人才援藏号召,夫妇俩积极报名,主动请缨。鲜永平作为援藏管理人员,2016年4月先期进藏,在拉萨阿里地区高级中学任总务处主任;妻子兰碧云作为援藏专任教师于同年8月13日进藏,在同一学校担任汉语文教师。

去西藏!突然的决定?

鲜永平出生在一个教师之家,受父亲影响,他从小就立志当一名老师。如今他已经从事教育工作26年。46岁的他正是上有老、下有小的时候,理应好好守护、照顾他们,然而他却选择了援藏支教。当他把这一决定告诉80多岁高龄的父母时,曾当过民办教师的父亲很是理解,并叮嘱他要努力工作,勿念家里。老母亲对儿子虽有不舍,最后也含泪同意。

兰碧云从师范学校毕业后留在陕西省凤翔县工作,已从事教育工作24年。母亲患病早逝,如今家里只有70多岁的父亲,弟妹们也常年在外奔波。父亲得知女儿要去西藏的消息,刚开始不是很同意,主要怕西藏高寒缺氧,饮食起居不适,担心女儿身体吃不消。后来见她态度坚定,便也没多说什么,只是反复叮嘱她带好四季衣物,注意防寒保暖,保重身体。

已过不惑之年的夫妇俩到如今还没坐过飞机,也从没出过省,做出这个大胆的决定,身体能适应吗,会不会后悔,工作干得好吗……一连串的疑问,摆在他们自己和周围人面前。

意料之中——“痛”并快乐着

初到拉萨,一切陌生得让人产生了一种茫然感,甚至连呼吸都要试着去学习。别人来西藏是游玩,为的是体验当地独特的人文特色,但鲜永平、兰碧云夫妇心里清楚,他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,更明白这条路上会充满艰辛。

初到西藏,鲜永平就变得呼吸急促,心跳加快;走路太快感觉吃力,爬两层楼梯就要歇一会,就连吃饭都不能太急;由于空气干燥,他每天早上起来鼻腔里都是血块;到了晚上,要么睡不着,要么半夜醒来。有一次,还因为缺氧脑供血不足晕倒。为尽快适应环境,他到校第三天就开始锻炼,每天早晚坚持在操场慢跑。一开始跑一两圈,后来变成10圈20圈。一个月后,他发现自己慢慢适应了这里特殊的工作生活环境。直到现在,他仍然坚持着跑步的习惯,风雨无阻。“我出生在农村,也一直从事农村的教育,来支教前,我已经做好了吃苦的准备,即使再苦也要扛下去。”

8月中旬,妻子兰碧云也抵达西藏,加入首批“组团式”教育人才援藏的队伍。由于气候多变,到西藏后不久,兰碧云不小心感冒了。在高原感冒可是一件挺麻烦的事。自带的药吃了两三天仍不见效果,又发烧又上火,嘴上都起泡了。由于缺氧,整夜睡不着,尽管3公斤水量的加湿器开着,早晨起来还是两个鼻孔堵塞,呼吸急促,头昏目眩,三顿饭都吃不下去,浑身无力。鲜永平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除了上班,做饭家务活他全包,白天抽时间带妻子去输液,晚上搬来学校的氧气瓶让她吸氧。在课堂上,他还是打起精神,教学内容从不减少,就这样前后10天左右,妻子的感冒才好。

兰碧云到西藏三周左右,有一次老家的邻居打电话说小区要安装集体供热管道,家中一定得有人。夫妻俩不在,孩子在外读书,公公婆婆都80多岁的人了,弟妹们一时也回不去,谁来管这个事呀?想来想去,只能让自己70多岁的老父亲来处理。工人们打眼、安装管道,年迈的老父亲顶着酷暑忙前忙后,抬家具、打扫卫生,前后折腾了三天时间。从邻居发来的视频里,兰碧云看到老父亲浑身是土,一会吃力地搬东西,一会蹲在墙角清理地上的污泥,头上戴着草帽,身上满是泥渍。她心里突然酸酸的,母亲去世早,自己本该多照顾父亲,如今还让年迈的父亲来操心,想到这些,她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付出与收获——不止一点点

西藏拉萨阿里地区高级中学创建于2014年9月,由于办学时间短,资金有限,学校各项设施还不完善。为尽快熟悉学校,鲜永平查阅了大量资料,在开展正常教学工作之外,撰写了《关于拉萨阿里地区高级中学发展现状及对策的建议》的调研报告,总结了学校两年来取得的成绩,分析了制约学校发展的各种环节和因素,对未来发展提出近期规划和长远目标。

兰碧云担任的是汉语文老师,在全面了解学生的基础上,她将内地先进的教学方法与当地实际结合,通过利用多媒体课件等方式调动学生的学习积极性,使学生接受能力大大提升,课堂效果显著增强。她利用每天下午第四节自习及晚自习的时间,坚持集体辅导与个人辅导相结合,为学生解答问题,学生们的学习热情提高了、兴趣更浓了,作业由最初的抄抄写写,变成了现在的认真独立完成,由开始的连姓名都写错变成了现在的书写规范、准确率高。

对于刚毕业的年轻教师,兰碧云耐心指导其备课上课及学生管理,使他们很快成长起来。特别是在作文教学方面,她下了很大功夫。

版权声明: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
分享到:0